複利魔咒与不对称赌注

 

当我们以现状为基準,追求的是「複利」效果,就不可能爆发「倍数」的成长规格。而要摆脱「複利」的宿命,就必须让自己在準备攻坚的目标市场中,做到无人能望其项背的程度。 複利魔咒与不对称赌注DearWennie,又到定预算的季节。照例上演「等比游戏」:今年的业绩加10%,明明整个产业衰退都不只10%,还是昧于现实乱喊数。                                                                                                 ~Carson  DearCarson,一位曾任政务官的朋友说起了他担任公职期间的一件往事。在台湾偶像剧与综艺节目都还堪称「华人世界领先地位」的年代,他希望推动一个媒体园区的投资案,让这个媒体聚落成为戏剧拍摄、后製与观光热点。最后他的长官认为他的政治立场「太中立」,把预算挪到有利于选举的项目上。不过几年,当台湾年轻族群观看PPS、土豆,多过台湾的电视频道,「中国好声音」这个大陆综艺节目锋头压过「星光大道」,我们失去了什幺,如此清楚与巨大。一位担任顾问的朋友分析多数台湾企业的经营困境:「经营者拚命挤压,追求每年成长10%,却不愿意尝试5年后成长5倍的改变。」科技策略专家杰佛瑞‧摩尔(GeoffreyA.Moore),生动地描绘这个困境:「整个世界对你大吼大叫:火车要来了,但没有用,你明知道火车要来了,却偏套牢在和别人的关係中,不让任何人离开铁轨。」他在《换轨策略》一书中指出解答:「取得克服地心引力的逃逸速度(escapevelocity),摆脱过去的拉力、大幅换轨。」要往上升级,就要逃脱原本级别的引力场,杰佛瑞‧摩尔分析,企业要把投资重点放在「唾手可得的优势、也就是可以用来改变现状的力量来源」。「唾手可得的优势」,听来轻鬆(一如当年「华人流行文化中心」如此近在眼前),但却为何「逃逸」如此困难?因为当我们以现状为基準,追求的是「複利」效果,就不可能成就「倍数」的规格。而要摆脱複利式的渐冻,就必须让自己在準备攻坚的目标市场中,做到无人能望其项背的程度。如何做到?杰佛瑞‧摩尔用「不对称赌注」这个接近「惊悚」的字眼来强调,企业必须以极不对称的方式重新配置资源。对组织来说,既不对称,必然失衡;既是赌注,必有风险。这种成功还很远但立刻惹人厌的事情,聪明人是不做的。也因此,只有少数企业可以脱胎换骨,多数企业继续陷在「複利」思维中苦撑待变。而究竟是谁可以挣脱组织抗拒逃逸的魔咒?杰佛瑞‧摩尔描绘:他们希望能取得致胜的力量,将注意的焦点放在外部多于内部;他们希望公司顺应市场,而非在乎内部和谐;他们希望能有一番作为,确保牺牲是值得的。「领导是要效力于更高的理想,管理是确保那样的努力得到适当的报酬,期望改变,就必须先领导,再管理。」效力于更高的理想。明天,我们希望自己是什幺样子?                                                                                                ~Wennie  林文玲《经理人月刊》《数位时代》总编辑长。因为担任财经记者启发对组织行为的高度兴趣。先后曾任电脑家庭出版集团总经理、远见杂誌群总经理。 (本文取材自《经理人月刊》2012年12月号)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