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森林尽入眼帘走古老山径看最美升旗山

 

原始森林尽入眼帘走古老山径看最美升旗山原始森林尽入眼帘走古老山径看最美升旗山原始森林尽入眼帘走古老山径看最美升旗山原始森林尽入眼帘走古老山径看最美升旗山原始森林尽入眼帘走古老山径看最美升旗山原始森林尽入眼帘走古老山径看最美升旗山原始森林尽入眼帘走古老山径看最美升旗山原始森林尽入眼帘走古老山径看最美升旗山原始森林尽入眼帘走古老山径看最美升旗山

(槟城9日讯)槟城升旗山山上有一条被遗忘的古老山径,这条开闢于1825年的Moniot山径(Moniot Trail),原本与从山底植物园开始的山路为一体,是英殖民政府早期开闢给马车上山的第一条山径,但由于路途太远并不适用,Moniot很快失去扮演主要山径的角色。不过,走过的人都说,这是升旗山最美的地方!

在升旗山生活近70年,有“山王”(Raja Bukit)之称的拉加说,Moniot山径原本是全长约13公里山路的一部份,在英政府转而研究缆车上山技术后,出口靠近目前猪笼草公园处的山径,由于地势较平坦、路面较为宽敞(原本设计给马匹行走),后来成为植物专家採集植物样本的好地方。

“植物园第一任馆长柯蒂斯(Charles Curtis),在此留下许多足迹。”

拉加说,登山缆车在20世纪初启用后,植物园上山的山路仍是受欢迎的替代路径,居民也陆续开发更多上山小径,以更便捷的方式直达山顶广场,较为偏远的Moniot山径则渐被淡忘。

仍保留原始雨林

但也因长年不受“重用”,Moniot山径至今仍处在原始雨林状态,路面没被柏油覆盖,较斜的部分路段只用古木依山搭成的简陋阶梯,方便人们行走,植物物种也非常丰富。

拉加指出,Moniot路的一边是森林保护区,另一边则是原始森林,山径在1960年代时还有人使用,1970年代后开始荒废。

“1995年时曾短暂修复过,但很快又被荒置,山路布满荆棘、藤蔓,难以行走。直到2008年,才获得州政府拨给资源,让我们带足人手和工具,逐步恢复山径的原貌。”

不鼓励夜间行走

拉加指出,由于Moniot山径状态原始,因此不鼓励人们夜间行走,白天才是最适合的探索时间。

他说,由于山径进出口距离山顶广场约3公里距离,因此一般游客较少知道此山径的存在,只有深入探索山顶山径的访客,才亲近过这条近200年的古老山径。

他说,走过的人都告诉他,这是升旗山最美的地方。

虽然这段路程只有3公里,但林中有丰富的热带雨林品种,边走边看再加上山泥路不便快速行走,一趟路程往往需耗时2小时左右。拉加指出,Moniot山径最独特的植物品种是金缕梅(Maingaya Malayana Witch Hazel),由于品种稀少,已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列入红色名录。

拉加透露,许多野生藤蔓生有细小利刺,可致伤人类,因此他不鼓励人们行山时随意触碰野生植物,以策安全。

“为免藤蔓过长、荆棘蔓延对行山者构成威胁,升旗山机构每个月都会派人修整Moniot山径一次。”

Moniot山径路名由来

Moniot山径如何得名?根据州政府资料,此山径初建时应未有特别命名,后来为纪念英海峡殖民地首名测量师Jules M Moniot,取名Moniot。

根据现有资料,Jules M Moniot是法国人,1855年出任英海峡殖民地首名测量师,足迹遍布各地,当中包括绘製出更详细的槟榔屿地图。

行走在Moniot山径上,途中可发现路边伫立着小石墩,上面印着手刻的数字与英文字母。拉加说,一般相信这是Jules M Moniot留下的记号。

Moniot山径的人文古蹟故事,不仅与此。此山径其实不全然都是山泥路,当中有一小段是石路。这段石路是由山边的Mon Sejour别墅主人铺造,这栋别墅的第一代主人,就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大马传奇华商陆秋杰。

根据史料,陆秋杰是吉隆坡着名华商,他也是槟城之光,因为他生长于槟榔屿,并在大英义学校完成教育。

陆秋杰以法文“Mon Sejour”(我的憩园)命名这栋别墅命名。Sejour在法文中有短暂居住的意思。在英殖民时代获准在升旗山建造私人别墅,这栋别墅彰显陆秋杰当时在上流社会的显赫地位。

从升旗山山顶广场乘车或步行至Moniot山径入口,沿路已可看见融入大自然的人文风景。例如升旗山早年的苦力间(英殖民时期的劳工住宿)、升旗山着名政府别墅Bel Retiro门楼、英国维多利亚女王时期(1837至1901年)的红色邮筒等。

升旗山自然导览员王国平指出,许多英国游客指定要看这个刻有VR字样的红色邮筒,VR是Victoria Regina(维多利亚女王)的缩写,也是那个时代的独有标誌。

热带雨林植物品种多元

升旗山热带雨林的植物品种多元丰富,许多植物品种资料却尘封在英国皇家植物园“邱园”(Kew Garden)。拉加说,他与友人曾把山上某罕见植物品种的照片与体积资料,寄送到英国邱园查询,得到的回答意外地非常详细,还列明此植物可在槟城升旗山的哪一个地点找到。

“那正是我们发现到该植物的地方!”

原以为答案在彼处,其实此处就是答案。有鉴于此,他说升旗山机构正致力鉴证山上各植物的品种名称,希望升旗山植物图库完整归队,重新拼接英殖民时代的植物研究。

虽然白天可自行走在Moniot百年山径上,但若无人导览,对遇见的稀奇植物或将相见不相识。趁着7月展开的升旗山嘉年华会,当局将在7月20日(週六)举办Moniot山径导览活动。有兴趣者可以到升旗山官方网站了解详情。

石礼兴:不留垃圾不取一物

升旗山机构总经理石礼兴指出,人们参观山上景点时应尊重大自然的珍贵,不取走任何一物。

他举例,升旗山原是蝴蝶纷飞的地方,过去却因过度捕捉,山上的蝴蝶数量减少,在当局控制下,情况近年才稍微好转。

他认为,最好的护山方式,就是不取走任何一物,也不留下任何一物,不破坏山路原貌,只留脚印足矣。

上一篇: 下一篇: